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渊源

日伪县长张允行命丧皇甫村

发布时间:2015-8-18 10:25:17

    1941年8月22日,河南省日伪省长陈静斋向全省发出通缉令,悬赏万元缉拿汤阴县前皇甫村的村民王春荣。一位普普通通的农家汉子,何以惹得省长签发通辑令巨赏缉拿?事情还得从头说起。
    王春荣家住前皇甫村,王家有弟兄3人,大哥春山,二哥春岭,他排行老三。由于生性刚强,疾恶如仇,豫北沦陷后,为抗日保家,他们成立起保安局。1940年秋,王春荣带领保安局加入浚滑汤天门会,任天门会皇甫村保安队长,受总处常驻邶城二处的傅凌云直接领导。傅是早期加入中共的地下党员,和王家又是老亲,因此,常以抗日救国之道开导王春荣。
    王春荣的姥姥家是南周流村的吴姓人家。他们家院中有两棵合抱粗的大椿树。1941年夏,认贼作父的黄旗会会长汪怀泌为效忠日军,带着人马去南周流征伐树木。那两棵大椿树正在院子当中。汪执意要伐,吴家坚决不允。僵持中,吴家想起外甥王春荣跟汪怀泌是换贴朋友,就把外甥搬来劝阻。但汪怀泌坚持要伐,王春荣硬不退让,汪怀泌气急败坏地悻然而去。临行时丢下一句话,“日后见高底!”之后,汪怀泌便不断在日军面前说王春荣“抗粮不交”、“私通八路”等,并重金贿赂日伪县长张允行和日军辅佐官柳泽,想借刀杀人。对这些事,王春荣也时有耳闻,他同汪怀泌的矛盾便日趋加深。一次,傅凌云对王春荣说:“你可能也知道,张允行和日本人都听汪怀泌的,一旦有一天你落到他们手里,恐怕不会饶过你。汪怀泌不是要同你见个高低吗?他要借刀杀人,你应该化私仇为国恨……”
    转眼到了初秋。张允行为勒索钱财报效日军,于8月20日(农历闰六月二十八),带23人,同日军辅佐官柳泽以“巡视治安”为名,乘汽车窜到皇甫村。他们咋咋唬唬闯进王春荣家南院,把家具杂物胡乱糟蹋一通,抢去短枪一支、大烟土半罐,临走还狠狠踹了王母一脚。随后便一边派人去找王春荣,一边威逼村民集合到兴隆寺院里开会。
村民赵天荣见状,慌忙找到王春荣,说:“县长带人把你家南院抢了,现正派人到处找你,你赶快想法躲一下吧!”王春荣遂带几个贴身弟兄出村藏到高梁地,并派人去南周流将情况告诉大哥,让他带些人来。
    在高梁地里,王氏弟兄对张、柳来意进行了分析、研究。一切计议停当,王春荣带人直取兴隆寺正门进入院内,王春山带人则悄悄从东墙豁口处进入。二人突然出现在张、柳面前,把他们吓得魂飞魄散。王春荣开口道“听说县长要找我,哪位是?”张允行嗫嚅着说“我,我是……”,王春荣箭步上前扭住张允行的胳膊,王春山双目怒视,对三弟说:“丢开他,今天我要认识认识他这个县长!”话音未落,“砰”的一声,子弹从张的前心穿过。王春荣眼疾手快,对想跑的柳泽盯了一眼,忿忿地说:“你这个日本鬼子,回恁老家吧!”一枪将柳泽打死在大殿门外。说时迟,那时快,王氏弟兄同时对伪军大声喝道:“不许动!谁动打死谁!”伪军们早已被吓成一堆堆肉泥,村民们一起动手,将他们的1挺机枪,30支步枪缴获。
    这样,便有了本故事开头一幕。

    来源:汤阴县委统战部